雖然我外表看起來很瘦,可是其實我的膽固醇和三酸甘油脂長年處於破表的紅字狀態。以前從來也不特別放在心上,覺得這也算是某種都會文明病,一直沒有特別想要改變我的飲食和作息。一直到最近半年來,每次吃完大魚大肉心臟就會有點不舒服,感覺血管流得是油不是血液。終於這幾天下定決心掛了家醫科的診,想要聽聽專業醫生對於我肥胖的血管壁有什麼看法。

 

其實看醫生真的沒什麼大不了,我害怕的並不是看醫生這個行為。讓我一直龜縮的主要原因,其實就是那根細細長長的。記得國小的時候,每幾個學期就會有安排全年級一起打針這種莫名其妙的團體活動。每一次我都希望我們班上有八萬個人,而我的座號就是80000。這樣差不多排整個星期都輪不到我,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做好心理建設。可惜天不從人願,每次都是等不到半節課就輪到我了。大部份的時候我們會有一個臨時的診間,就是用一塊布簾檔著的那種,叫到號碼再進去。我喜歡這樣人性化的安排,因為這樣可以讓我把眼淚擦乾再出去見人。因為你也知道,如果哭哭啼啼的就跑了出去,那對愛慕我的小女生們會是多麼大的一個打擊啊! 不過有時候,是沒有這種安排的。記得我10歲好像是要打一個確認是否有卡介苗抗體的那次,就不是這麼人道了。醫生和護士直接在走廊上,把男生女生分成兩排,一個一個行刑。我只記得我打完之後,我心儀的那個女生,遞了包衛生紙給我,可能是因為她看到我眼淚流到跟鼻涕交會,導致重力加速度的流到嘴巴都快應接不暇了。(吃鼻涕是一種style,girls liked it back then.......)

 baby_runningnose    

也許是從那次鼻涕溢出來事件之後的關係吧,從此我對針這玩意兒更是戒慎恐懼。所以後來有一次18歲時,因為暑假回台在一間叫The Day After Thursday的美式餐廳打工。

 afterTHURS  

他們要求新進員工都要做一次基本的驗血,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去醫院了。到了驗血的地方,護士很熟練的把我手拉過去,綁了綁橡皮條,在我手上擦了酒精,拍了拍,接著我很自然的把頭撇到旁邊去。她於是開口,“怎樣?會怕喔?”,我側著頭回答,“嗯,有一點...“ 

 

講完後,我便感覺到針頭粗魯的進入我皮膚的感覺,緊接著是護士大聲的說,唉呀,插錯了!! 我立馬回過頭惡狠狠的瞪著她的雙眼。只見她笑到嘴角碰耳垂那樣,”哈哈哈,騙你的啦!!...“ ............台北榮總,你們很調皮嘛~這麼懂得製造氣氛,幹嘛不開一間牛排館算了。

 steakhouse  

又有一次,因為要買保險的關係,我被送到了一間健檢中心抽血。跟往常一樣,坐在櫃台後面的護士小姐幫我綁好橡皮條之後,我的頭很自然的就撇開了。接著我聽到護士跟我說,“手伸出來一點;“我於是不假思索的把整隻手臂往前一伸,誰知道這次又聽到護士唉呀的一聲,因為我竟然不小心的一拳捶在護士的胸部上。這下可慘了,我真的不是健診癡漢啊~真的是意外來著~~

 NotOnPurpose  

在我不斷道歉之後,我知道護士並沒有打算以德報怨。因為那一次抽血我的手臂整整瘀青近一個禮拜...... 而這一次,抽血的是一位年輕的男醫生。我還是一樣把頭撇開,因為這一次,我手要伸多長都不怕被誤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恩 的頭像
向恩

向恩市北南路78號

向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