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是一個巷弄交織的城市,在入秋後開著車搖下窗戶穿梭在小巷中,搭配著頭頂的藍天白雲以及乾爽的微風,這樣令人舒服的天氣,在潮濕的台北,格外令人珍惜。

 

這樣的氣候真的實在是太完美,太銷魂了。不過我今天要講的其實跟秋天沒什麼關係。事實上是我只有偶爾能夠感受到這種秋天的氛圍,其實進了巷弄之後,我的注意力就給了車旁行人,對向來車以及停在路旁的機車上面了。

 

我想在古早以前,規劃台北市的人一定低估了台北市民的消費能力,不然就是高估了汽機車的價格,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窄小的巷弄足以負荷台北市的人車流量。

 

我們家雖然不在台北市的市區,不過每天出門回家,總還是會遇上需要閃車,閃人,閃騎士的情況。不過這就是這個城市的特色之一,雖然偶爾開得戰戰兢兢,不過其實久了,也習慣了。不但如此,還練就了一身好功夫,體會到所謂頭過身就過的精髓。記得我爸在我剛回國時,跟我說過台灣的車很特別,會伸縮;再大的兩台車在巷弄裡會車,一定還是有辦法過去的。回來這麼久,老爸說得幾乎沒錯,除了有幾次例外之外。

 

多年前一次從家裡開往公司的途中,在一條非常狹窄的捷徑遇到了一台對向車,雖然我已經完全靠右停住了,對方卻還是以一路靠北之姿快速開過來。一點也不意外的,他的車在經過我的車時,就這麼硬生生活跳跳的把我車子左側給刮了過去。我記得我的照後鏡還被刮了下來,留著兩條電線苟延殘喘著。我們兩人只能坐在車內隔著兩片門板搖下車窗面對面的處理修繕事宜,對方給了我張名片並表示願意賠償之後,在避免造成回堵的公德心指使下,我們很快的各自駛離。孰不知,這傢伙給我的名片是別人的,而他跟我說他在上班的機車行也查無此人......

 mickeyFU    

這件事之後,我才體悟了人心險惡這句話,也造成了之後只要在路上發生糾紛,就是拍照報警找保員,不再私下處理了。這多年前的巷弄回憶,也因為最近發生了類似的事情而浮出腦海中......

 

星期一的傍晚,我一如往常開著車準備接水某下班。在一個下坡左彎的路口,有一台上坡的車迎面向我駛來。由於路旁兩邊都有停車的關係,所以我們兩台車格外的接近。可是對向的這位捧油整台車有一半開在我的車道裡,搞得我要更靠右才能閃過他。而且兩台車的車速都不慢,所以當時能反應的時間實在不多。說時遲那時快,忽然聽到的一聲,我看到了一個東西從我左前方飛了出去。我直覺的看了看我的左照後鏡,發現它完好如初,只是鏡面角度因為撞擊而改變了。

 

在重新調好照後鏡角度之後,我在車內開心的喊了聲YES!! 因為自己的照後鏡功能一切正常,想必剛剛飛出去的東西,一定是對方的照後鏡。我忽然有一種正義得以伸張的快感,為自己逞罰了一台佔用他人車道的危險駕駛感到驕傲,而我們兩車也因為後方來車多再加上車速太快,所以都沒有停下來。我繼續往水某公司前進,對方也繼續一路靠北。(我覺得所有得罪我的車都是靠北走,這是一種意境,只有車手可以體會~)

 evil_laugh  

就這樣,我帶著開心的心情接到了水某,並跟她分享剛剛發生的事情。雖然我知道我不應該因為這樣而感到開心,可是因為當下真的快被那台來車擠到要去撞路邊的車了,所以心裡那報復心態的爽,實在是無法壓抑。

 

回到家,停好車後,水某從副駕繞過來車子左邊時,叫我趕快下車。我們於是看到了一個畫面......

side_mirror  

 

原來,噴出去的那玩意兒是我照後鏡的蓋子,而從駕駛座的角度,是看不到的。

 

我真的錯了,不應該那麼早就喊爽,更不應該以為自己是蝙蝠俠,能夠斬奸除惡。隔天鄰居看到我,竟然還問我,我的車是不是變形金鋼,最近出勤受傷了。

bummer   

唉,沒想到自己那瞬間的快感,換到的是原廠3500的報價。老天爺啊,刺激經濟這樣光靠我,對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恩 的頭像
向恩

向恩市北南路78號

向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