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台灣30年前的經濟起飛帶動下,保母這個行業,因為雙薪家庭需求的支撐,產生了大規模的成長。雖然近年來台灣總體經濟真的只能以嘲諷的態度來面對,可是保母這個行業,並沒有因景氣不好而受到影響。非但如此,各式各樣的托嬰及保母系統有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歸咎其原因,主要是台灣的小家庭化已經成為主流。在沒有長輩幫忙的情況下,最方便的方式便是尋求專業保母的協助。

 nannyDemand    

OK, 非常制式的做了個有關於保母的開場白。我們家,也有這麼一位保母小姐。

   

水某大約懷胎六個月左右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透過各大社扶團體以及朋友介紹和社區系統開始尋找我們的保母。剛開始,我們也不知道要怎麼選擇,只知道要看保母證照和良民證之類的東西。後來發現,每一個保母都有證照。原來有證照只是基本配備,跟有駕照是一樣的意思。住台灣的我們都知道,有駕照不等於會開車。同理,保母證照真的不能提供我們足夠的資訊。於是我們在面試的過程中,開始更主動的了解對方的相關經驗,興趣嗜好等。雖然無法真正的了解對方是否合適,但是跟所有其他面試一樣,即使你再怎麼不願意承認,運氣還是佔應徵面試裡很大的一部分,從兩方的角度來說都是如此。

 nanny  

終於,在一個月多的搜尋之後,我們找到了Nanny小姐

 

雖然我們曾經因為Nanny小姐只大我一歲而擔心她的經驗不足。直到後來才知道她有兩個分別為2歲及10歲的兒子,再加上已有多年照顧新生兒的經歷。我們也就比較放心了。

 

與保母相處,其實需要一些技巧,畢竟她手上握有肉票。這種心理壓力無形中牽制著我們,所以每次要跟她討論事情之前,我和水某都會事先討論一下,看要怎麼跟她溝通。還好,也許是Nanny小姐年齡跟我們相近,所以每次水某跟她討論不管是小孩的作息調整,或是小孩的食物準備,以及環境整理方面,都能得到很正面的回應

 

雖然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的溝通無礙。可是有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偶爾還是會發生。例如一次Nanny將Kylie放在地上的床墊上,便徑自去洗手間。可是三個半月的Kylie已經會滾來滾去了。就這樣,她一翻身便從床墊上面朝下的摔到地板上。整件事情Nanny自己在我們回家後主動跟我們據實以報。雖然稍嫌粗心,但我們肯定她的誠實。因為Kylie也沒有明顯的外傷,而且小孩難免會發生些小意外。我自己就曾經因為在幫一個月的Kylie洗澡的時候,因為沒注意而讓她吃了不少的水。

 

最近一次的事件,大約發生在Kylie八個月的時候。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和水某臨時下午回家。剛從Costco採購回來,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還抱著兩大箱尿布的我們,踉蹌的開了門進了家裡。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坐在客廳,舒適的吹著冷氣看著電視的Nanny小姐,將她的兩隻腳硬生生的插入水某O牌的足部按摩機裡享受著的畫面。當她與汗流浹背的我們六眼相交的瞬間,她開口了......

 nanny_SongYY  

“噓!~~~~ 小聲一點,Kylie在睡覺~~“

 

我們頓時被那先發制人的噓聲給震懾住了,直覺的回了聲..... “喔...... 好......” 

 

Nanny小姐於是很自然的開始跟我們聊Kylie今天的狀況,左手很自然的移到遙控器上,關了電視。右手同時按下了按摩機的開關,將她的兩隻蘿蔔很優雅的拔了出來。

 

拔蘿蔔的過程全部都被我的向恩瞳孔攝影機給抓了下來,可是即使是這樣,我們卻還是不知道要作何反應。要當面糾正造成不愉快呢?,還是要視而不見就讓這件事假裝沒發生過?尷尬的氣氛就在Nanny小姐不停的敘述Kylie今天早上吃得很多,拉得很綠,睡得很沈的狀況下,刻意的被彼此雙方淡化了......

 

就這樣,拔蘿蔔事件到今天,也過了一個月多了。所以事實上就是,如果打算請保母,那就要先學會大事化小的能力。只要小孩能夠被好好的照顧,其他的事情,就算了吧!這個道理,我還是不斷的提醒自己。因為要接受生活習慣與自己不同的人來照料自己的孩子,真正需要時間適應的人,是身為父母的我們,而不是孩子。只要我們能夠與保母保持順暢的溝通管道,對一些與她照顧小孩的專業無關的事情能夠盡量放寬心的話,那一切就OK了。(當然,除非是真的太誇張,譬如說如果Nanny小姐連我的Upapa都掛在脖子上,而且看到我們沒有想要掩飾的態度之類的......)


最後,小弟不材。想請教一下,到底是“保母”,還是“褓母”,還是“保姆”咧?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可以有這麼多種寫法,請哪位高手能夠幫我解答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恩 的頭像
向恩

向恩市北南路78號

向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