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集

2011.12.11 3:20 AM

也許是精神過度緊繃的關係,在三小時前被醫生退貨後回到家裡,我竟然就這麼安詳的睡著了。而水某在陣痛的摧殘下,可就沒我那麼好睡了。我記得在睡夢中被水某無力的搖醒後,我們便再度以光速般的速度抵達了醫院。這一次,醫院準備了一間待產室給我們讓我們使用~

 

人夫這詞在這個時候,其實就代表著無能的意思。不管你怎麼做,都無法真正分擔你另一半正在面臨的痛楚。我試著複製電視裡那些同樣不知道在幹嘛的準爸爸們握著水某手的畫面。可能是潛意識作祟吧,每當她出力的握著我的時候,我也同樣的開始出力。等到我把她整隻手拉出床邊的時候,我才驚覺水某應該不是在跟我阿秋霸。

 

6:30 AM

水某的妹妹與親戚們陸續抵達,值班護士好像換班了。這次的護士進來檢查後,一樣還是跟之前的護士說的差不多,大概開了五指。尚恩百科全書78版38冊解釋,生產過程如果到了十指才需要推入產房,在十指之前只是胎兒拿來折磨媽媽們,為將來被媽媽處罰的委屈先好好預支報復的行為;也是讓爸爸們打電話給親朋好友聯絡用的好時機。雖然我們在懷孕其間已經向醫院表達施用無痛分娩的意願,可是TMD麻醉醫師似乎覺得如果入場太倉促有失禮節,打算來個悠哉遲到N小時再說。

 

doc  

 

1:50 PM

麻醉醫師出現了,簡單的解釋因為早上臨時被叫去支援手術房,所以無法及時趕到。我雖然很想理性的回答他沒關係,這不是他的問題之類的話,可是我凌晨出門時太趕了,忘記把禮貌跟教養一起帶出來。所以我用Do I look like I give a fuck? 的口氣嗯了一聲,只希望他趕快做完他六個小時前就應該做好的事情。15分鐘後,我重新回到了待產室,水某開始跟大家有說有笑,而且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整個爽歪歪。頓時氣氛開始輕鬆了起來......

 

5:00 PM

我在走廊上等著水某在房內接受護士檢查時,聽到走廊另一端傳出嘶吼的聲音。原來有一位媽媽因為產的是第二胎,過程太順利導致來不及進產房而直接在待產室開始接生。只聽到很規律的嘶吼聲伴隨著醫生的指示以及節奏,由於聲音相當的驚心動魄,所以著實的令我震驚。忽然,我聽到了一聲跟之前都不一樣的叫聲...... 

“啊~~~~~~~~~嗯..... 呼,呼,呼,呼..........“ 醫生:“很好,來,繼續!”

“啊~~~~~~~~~嗯..... 呼,呼,呼,呼..........“ 醫生:“好,非常好,再一次!”

“啊~~~~~~~~~嗯..... 呼,呼,呼........ 你笑,屁~~~~~~~~~~~~啊!!!.... 出去!!!!!!

 

於是,一個帶著藏不住的笑意的年輕準爸爸,走出了那間待產室。(你該不會以為聽到嬰兒哭聲之類的感動情節會出現在這裡吧?)

 

...............就這樣,我在醫院的走廊上,懈逅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真男人

 dark_Knight  

 

9:30 PM

雖然到了十指的程度已經兩個小時了,可是就是沒有Kylie迫不及待的跡象。在經過多次漫長的用力,呼吸,休息的SOP之後,醫師照了超音波發現這個肚子裡的傢伙轉頭了。衡量之後,醫師建議開刀。開刀這檔事兒其實沒什麼大不了,可是有當過家屬的人最清楚,進開刀房之前,你大概要簽7,8個名。主要是要你了解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只有天知道。醫生的手只是一個媒介,不是主導。其實我當然知道,承擔風險本來就是家屬與病人的責任,可是簽名時的五味雜陳,絕非沈重兩字可形容。就這樣,晚上的11:30分,水某進了手術房。

 note  

2011.12.12 00:07 AM

原來,Kylie知道,如果照著預產期12月25日出生的話,那生日和聖誕節只能拿一次禮物,所以她決定提早出來。這點,的確可以理解。而如果光是提早,日子不夠特別,那她那個健忘的老爸可能會忘記她的生日。這點,的確也是相當的體貼。於是乎,在經過沙盤推演之後,她決定拖到12月12日出來,順便讓她老媽子吃全餐,感覺比較夠本。(即痛生產前的自然產以及痛生產後的剖腹產都經歷了)

 mcdonalds  

Kylie出手術房的當下,理所當然的認為門外會聚集著大隊人馬迎接自己的到來,然後索取她的簽名照之類的。誰知道,一群家屬在水某的妹妹安排下,全部堵在手術房入口處。所以當Kylie從恢復室的出口出來時,只聽見那位推著自己出來的護士大喊著:”黃水某女兒的親屬,人咧?“...... 現在想起,還真是對不起這個初來人世的小妞,她聽到的第一句話竟然不是welcome to the world~,反而比較類似 where the hell is everybody?

 

終於,在12. 12. 11這天,Kylie進入了我的生命中。雖然差點拿三條,可是我並不介意。打Poker的人就知道,牌不用大,剛剛好就好。這個Kylie兔胚絕對是我目前拿過最厲害的牌。當我第一次把Kylie擁入懷中時,如鋼鐵般硬漢的我,竟然感動到哭了。記得上一次哭,應該是我有驚無險的以葫蘆贏10A順子的時候吧。沒想到今晚這種兔胚的感動,才是真正的無與倫比~ 而辛苦的水某,終於在Kylie的妥協下,安全卸貨,暫時結束了大肚子的漏尿人生。不過,這也是我們倆正式邁入parenthood這個極度艱難的社區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恩 的頭像
向恩

向恩市北南路78號

向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