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水某的愛情故事,是建立在友情與親情的基礎上的...

obamawtf  

 

聽起來有點詭異,有點毛毛的,感覺哪裡不太對勁兒。市面上各大論壇裡的愛情攻略SOP都有教,友情經過撲倒後變成愛情,然後用時間與耐性煎熬,昇華成親情;這才是王道不是嗎?難道我們喔~北~來~!? 當然不是這樣的, 請聽小弟娓娓道來...

 prof    

緣份,真是個很(莫名)奇妙的玩意兒。我的一位好友,高中畢業後申請到了上海就讀大學。在那裡,他結交了一位同樣是來自溫哥華的一個女生。兩個人也就很(莫名)奇妙的在一起了。後來,因為好友才識淵博,興趣廣泛,努力專研課外活動,不願屈就於主修的限制............

所以,也就被學校給請回國了。回到溫哥華後,稚嫩的愛情終究不敵the two famous bitches, 時間與空間的考驗。於是,他們分手了。

 

分手後的某一天,朋友將前女友的東西整理好,準備送還給她。我就跟所有的學生一樣,寧願做陪他還東西給前女友這類沒意義的事情,也不願意乖乖去學校上課。誰知道,我竟然就這樣認識了我可愛的水某~

 

那天,我在朋友的車子裡,等著屋裡的人來將車上的東西拿回去。因為朋友前女友不在國內,所以來應門的是她姐姐。我本來在車裡玩著我手機裡的貪食蛇,這隻蛇我養了整個早上,已經幾乎爬滿了我Nokia的螢幕了。(如果你這裡了一下,或是什麼東西了一下,那代表你有太年輕的嫌疑,請速速退散,謝謝)因為朋友下車聊了好一陣子,我抬起頭,想說怎麼這麼久,我肚子快餓扁了。誰知,這頭一抬,我就中邪了。

 

我從車內看到這個驚為天人的女孩,頓時我的世界開始旋轉個不停,彷彿時間的脖子被掐住了一樣,無法呼吸,眼前的一切忽然開始慢動作播放......(咳咳,水某會來這裡逛,所以一定要這樣寫,大家忍著點)

後來發現,可能是我餓到血糖過低,又猛一抬頭的關係,所以造成暈眩,無法呼吸。不過,即使血糖低,這個眼前的女孩,還真是有點給她可愛。等朋友回到車內,我先若無其事的瞎扯了一會兒,可是腦裡卻一直打轉著,想說要怎麼認識這個女孩。因為本人有個壞習慣,就是絕不輕言開口向朋友打探女孩子的資訊。一方面是考量到如果講了,想要更進一步的願望就不會實現了(我某些時候很迷信我承認);另一方面則是很現實的。如果我講了,然後追不到,那我以後實在很難在兄弟面前立足,甚至有可能淪落到出門只能走在最後面的跟班下場。於是,在考量到各層面之後(我層面向來很少),我決定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

 

撐了兩天之後,我中邪的竟逃開始浮現。我跑去找我朋友,以幾近坦白從寬的心情,全盤托出我想認識她的想法。這對我來說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我這一講,代表我拿著面子和裡子梭哈了。以習慣鴨子滑水的我而言,這可是第一次我讓自己提前曝光了。就風險評估來說,我剛做了一件相當高風險的投資。既然做了,就沒有回頭路了。我只希望,高風險能帶來高回報。而朋友也相當的給力,立刻找了個機會約她週末一起出來玩。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見面的第一天,懷著上心下心的心情與朋友一起赴約...... 

我只能說,中文忐忑兩個字真的是發明的好!!給你個讚! Whoever the hell you are......

 thumbtt    

在見面不到十分鐘之後,聽到她男朋友來電,得知她已經有一個交往七年男友的WTF消息。頓時,晴天霹靂,感覺自己以自由落體之姿盪到了谷底的深淵的最底部的下面一點點的小坑裡....... 人生也忽然切換到了肝不好模式,眼前的一切都變成黑白的了。

 ohgodwhy  

寫到這裡,心情真是百感交集啊!還記得那天開車回家的路上,腦海裡的天使與惡魔不斷著拉扯我的自主神經... 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對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她,我是在澎湃個什麼勁兒?感覺自己活像個花癡男,情感過度豐富,自找麻煩。在思考了一陣子之後,我平靜了下來,決定對這段看似沒希望也沒發展的感情,按下暫停鍵。

 pause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恩 的頭像
向恩

向恩市北南路78號

向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